• 首页 >  原创文艺 > 金华 > 查看内容
    • 舞 者
      作者: 张骞逸来源:华夏文艺 编辑:清风 发表时间:2019-09-24  人气: 50



          痛哭,惨叫,求助,充溢了整幢楼。

        声音,来自唯一各个房间都灯火通明的一层。

        按理说,这一切我都应早已习惯了,但是心中还是有莫名的抗拒和恐惧。

        在别的孩子还在尽情玩耍时,三岁的我第一次被懵懵懂懂的送到了这里。一听到痛哭,惨叫,求助声,看到这破旧而昏暗的小楼便下意识地想要回家。但那时的我太小了,没有一丁点力气,被大手硬生生地推进舞蹈房。我使劲全身力气,抱着柱子,用力蹬着那粗糙的水泥地板,不动摩擦力与压力的关系的我在那时竟也懂得了如何增大摩擦力。当然,一切都是徒劳的。尽管我一次次地抱柱子,一次次地哭叫,一次次地蹬地板,但也换不来冷漠的人的同情。

        我第一次进了舞蹈房。

      u=1592169427,1969026616&fm=76.jpg

        明亮,宽敞。那里有我从未见过的超级大的镜子,有浅褐色的木地板,有一台台我看不懂的机器,有压腿用的栏杆。看起来很不错。但是……这里终究还是舞蹈房。

        基本功的训练让我们受不了。不管是竖叉还是横叉,不管是前桥还是后桥,不管是掰腰还是开肩,不管是倒立还是下腰,我们都是浸没在超负荷的疼痛之中。

        唯有那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让我心动。

        她是舞蹈馆的馆长,姓毛。她笑起来很甜,说话声音细细的,很温柔。压腿时却力气大得不得了。那时,没有瑜伽砖,只有几本很厚的书,压胯时垫在屁股底下,我躺下,两条腿分开来,垂直于她坐着的长凳。她居高临下,两脚踩着我的关节位置,往下压,忽然笑着说一句,胯真软。我也只有勉强笑回去,但疼得想哭又怕她笑眯眯地说“这么大人了,眼泪还这么不值钱?”,一边发誓下次再也不来上课了。

        渐渐的,往我耳朵里灌的,不再是痛苦声,惨叫声和求助声了,而是它们背后隐藏的乐曲优美的旋律。

         就这么被人逼着,一晃九年过去了。我上的不是毛老师的班了。她现在可是尊贵的馆长,不再是那个带着我从二级跳到四级的小姑娘了。她只教特长生,教出来的都是很厉害的舞者。而我,也不过是一个空有十级称号的,没能耐的舞者罢了。现在的舞馆,搬来搬去搬了好几次,条件越来越棒,不再是四中对面破院子里的破小楼了。十分气派,精致,各式各样的舞蹈用具,各种各样的优秀舞蹈老师。这么熟悉的一切,却终究与我说再见了。

        学习A级,需要很大的耐力,需要不少的精力,需要花上不少的钱,要是落下了,还得上小课,一节毛老师的小课要四五百块钱。而我,一个住校生,八点五十回寝室,回寝室了以后呢狭小的空间更无法联系舞蹈。不仅如此,就连学校的课程也得落下。一周最少两节舞蹈课,我们学校大小礼拜制,一周周五下午放学,一周周六下午放学。我还得请学校的假去上舞蹈课,这真是废了我不少心思。

        最终,我以各种理由推脱了接下来的课程,也就此告别了舞蹈,专心学习,却因为失去的这门才艺而怅然若失。

        我终究是逃过了我人生中小小的一场暴风雨,但我也无法再妄想雨水给干旱的大地带来的滋润了。

       金华市第五中学张骞逸

       


      图片来源于网络,若有侵权请联系浙江校园文艺网技术 QQ380494267   
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上一篇:一滴水珠的旅行
      下一篇:春嫩不惧寒

    人才招聘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隐私声明 | 后台管理

    通联QQ群:346062955   工信部备案:浙ICP备15043001号-1

    浙江校园文艺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8(1024*768)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