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 原创文艺 > 宁波 > 查看内容
    • 我的同桌
      作者: 屠玉婷  来源:华夏文艺 编辑:清风 发表时间:2019-09-17  人气: 59


      微风轻轻吹过树叶,树叶随风飘动,太阳已经落下了半边腰,带着金色的光辉照到了跑道边,我和我的同桌——张炜,正享受着暖洋洋的日光,在一圈圈地走着,互相聊着一些不着调的琐事。

      刚在庵东初中以七(5)班的集体聚在一块的时候,并没有过多关注那个女孩,直至她第一次成为我同桌的时候,才会觉得之前的“漠视”是遗憾:

      她很喜欢萌萌的小动物,很喜欢写完作业时一身轻的感觉,她说话很直,不喜运动,动作总是“慢吞吞”的,不争不抢,即使受到老师的表扬,也不会欣喜若狂,甚是淡定。遇到难题时,总会习惯性地搓搓手,拿出与习题大战一场的架势······

      我的同桌.jpg

      那个时候,我就觉得张炜与同龄女孩不一样,她不爱买时尚的衣服,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外貌,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缺点而自卑。这,刚好与我相反。“异性相吸”,性格相反的我们很快就处成了铁哥们。张炜身上除了她特有的活泼,还夹杂着一种“虽沾染人间烟气,仍有一丝仙气”的感觉。

      但是,经过班级座位的“大换血”,我和张炜毫不意外地被拆散了,我俩的位置就如一个天涯,一个海角,中间还隔着个犹如“雷锋塔”的高个,仿佛必须“翻山越岭”才得以相见。但毕竟我们两又懒。于是,我们之间的交往少起来。

      也许老天爷觉着我们俩缘分未尽,在某个学期的某个日子,我们又成了同桌。在我面对“新”同桌,拘谨无措时,如果没有她颇为熟络的一句“你还记得吗?上次我们做同桌的时候······”,我相信,我们也绝不会成为能在一起牵着手,散着步的人。也绝不会勾起我记忆中深藏的欢喜。

      在那之后,我们又如以前一样。我习惯叫她“炜哥”,她总会翻着白眼应一声;习惯和她一块放学,她总不忘说“拜拜”;习惯和她一块讨论题目,她总会皱起眉头思索。

      很幸运,这次,我们做同桌的时间更长了,了解的更多了,笑的更痛快了。我更发现炜哥的“通透”。

      为什么通透?大多数人遇到难题只选择逃避,但炜哥遇到挫折,却很少有退缩的时候,反而看得很开。体育课的时候,我一旦跑多了,总会因为胸闷而停下脚步。炜哥是心脏动过手术的人,虽然嘴上会碎碎的抱怨,但她依旧坚持,她说:“迟早都要跑的事!”对呀!体育课不可能不跑步,中考不可能不测800/1000m,有一个“迟早”的想法就是逼自己面对现实,战胜烦恼。

      除此之外,炜哥还非常乐观。这源于炜哥跟我讲的一句“你不照镜子,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,不是很乐观吗?”这句话,听起来是有点负能量,但是我觉得这句话,恰恰是足够了解自己,而促使自己乐观的原因。只有一个足够了解自己魅力,足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,才不会那么在意镜子,长相,只是她独特的标志而已。所以,她从不会自卑,从不会追逐大众眼里的潮流,只做一个在别人眼里不争不抢的真实的自己,独立而乐观。

      这就是炜哥,我的同桌,我的铁哥们。即使我们并不是很优秀的人,却依旧被彼此吸引、感染、因为对方的相伴,让我们更热爱自己。

      太阳下山,光辉渐渐隐去,白天很快会消逝;树叶摇曳,一片片被风吹落,秋天很快就会过去;但我希望,我和炜哥能一直走下去,一直走到初中毕业、高中毕业、大学毕业,一直走到两人都已白发苍苍,却依旧笑眼盈盈,牵着互相的手,聊着不着调的琐事。

      慈溪庵东初级中学 5班屠玉婷  指导老师:张星星


      图片来源于网络,若有侵权请联系浙江校园文艺网技术 QQ380494267     
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上一篇:说说我心中的她
      下一篇:深秋

    人才招聘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隐私声明 | 后台管理

    通联QQ群:346062955   工信部备案:浙ICP备15043001号-1

    浙江校园文艺网 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IE8(1024*768)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